法兰西对抗劳动法改良的示威者与公安分局冲突 European Nations Cup或被无辜牵连

图片 2

美洲杯足球赛(Copa
America)即将在巴西揭幕,而巴西14日的全国大罢工已经瘫痪了交通运输系统。数万人走上街头,抗议波索纳洛(Jair
Bolsonaro)总统的年金改革计划。这是波索纳洛自今年1月上台以来,一连串抗议活动中的最新一起。时机正值巴西主办的美洲杯即将开幕。今年美洲杯选在巴西最大城市圣保罗举行,时间从6月14日至7月7日。受全国罢工影响,交通几乎瘫痪。当局已经在比赛场地摩伦比体育场(Morumbi
stadium)附近部署了重重警力,以确保比赛的安全。开幕战将由地主巴西对上玻利维亚。巴西一个主要工会估计,至少有4500万工人参与罢工行动。巴西媒体G1报导,超过100个城市都受到罢工影响,各地的示威活动近200起。在里约热内卢,有数千人集会抗议,镇暴警察与游客发生冲突,施放催泪瓦斯。至于在圣保罗州,有14人遭到警方逮捕,其中包括首都的10人。大学学生和教授也加入工人的街头示威,抗议波索纳洛政府计划削减教育经费。参与示威的71岁男子加玛(Zacarias
Gama)告诉法新社:「政府通过可怕的法律。他们正试图在这里做类似皮诺契特在智利所做的事。」49岁的桑多斯(Vania
Santos)在里约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表示:「现任政府想要摧毁我们几十年前建立的一切,这是我支持(罢工)的原因。我要对抗社会不公。」波索纳洛计划改革年金制度。他警告,如果改革计划未获通过,巴西将面临破产。这项改革计划包括更改退休年龄,面临工会和众议院的反对。波索纳洛领导的极保守派社会自由党(Social
Liberal
Party)在众议院只拥有10%的席次。波索纳洛政府已经在13日把改革计划送交国会。但这份已经缩减规模的改革草案,似乎仍未能说服工会领袖,他们誓言要继续罢工。这项草案把10年内计划预计节省的开支,从1兆2000亿雷亚尔(reais;约3,000亿美元),减少到约9,000亿雷亚尔。要重建遭2015-2016年危机重创的巴西财政和经济,节省开支至为重要。波索纳洛表示:「球已在国会那边。」而负责改革计划的经济部长古德斯(Paulo
Guedes)已表示,如果该法案未获通过或遭到大幅削减,他将辞职。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2019年12月7日,法国南特,示威人群中出现黄背心的身影。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虽然核电业专家说,由于合法的罢工范围有限,加上自海外进口的电力,核电厂罢工不太可能引发大规模断电,不过罢工经常导致法国电力集团电力设施的运转成本上升。虽然法国仍是电力净出口国,但其进口量周四跳增。

这次罢工及抗议规模之大,在芬兰是非常罕见的。

一年前,曾在每个周六都声势浩大的占领法国街头的黄背心到如今已逐渐式微,需要一个推手。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援引《解放报》报道称,黄背心示威者此次虽然和工会组织的游行一起上街,却拒绝使用“合流”这个词,他们在和工会游行保持距离和各自独立性的同时,联合反对政府在民生改革当中令其各自不满之处。

政府由于难以争取到足够的议员支持法案,因此以一道行政命令强行将法案送至下议院。预计在7月将举行最终表决。

图片 1

据美联社报道,当地时间周六在法国首都巴黎,数千名身着黄背心的示威者从塞纳河边上的法国财政部大楼出发,一路行至巴黎东南角,要求获得经济上的平等待遇。这是黄背心运动的第56个周末。一年前点燃黄背心运动的导火索是燃油税,不过与此次大罢工一样同样是对总统马克龙改革的不满和愤怒。

瓦尔斯说,政府不会撤回改革法案并将清除炼厂障碍物,他说改革会有微调,但关键要点不会有任何改变。瓦尔斯背后有法国另一势力强大的工会–工人民主联盟的支持。

逾3万人聚集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中央火车站前进行示威,强烈不满政府削减工人福利的做法。

法国:罢工持续 民众正常出行成难题

图片 2

芬兰的三大工会组织—芬兰工会中央组织、芬兰学术专业工会联盟,动员了它们属下220万名成员,参加这次的罢工行动。政府员工、运输工人、造纸厂工人、金属与木材加工厂工人、邮政局工人等纷纷加入罢工行列。

展开全文

编译 郑茵/李婷仪 审校 徐文焰

芬兰全国各地的公共交通和其它服务都受到罢工影响,而陷入瘫痪。铁路、港口、市区巴士服务等纷纷停止运作,航空班机也受到干扰。芬兰最大的企业组织—芬兰工业联合会估计一天罢工所造成的损失高达1亿欧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