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仅突击入股!什么人在前线抢筹新三板盛宴?

图片 1

频频突击入股!

图片 1

谁在火线抢筹科创板盛宴?

原标题:频频突击入股!谁在火线抢筹科创板盛宴?

⊙朱翔 ○编辑 全泽源

摘要
不便宜的筹码成本,加上三年的锁定期,这些都增添了科创板项目突击入股者未来收益的不确定性。从外人看来,这些突击者,可能玩的是火中取栗。当然,从知根知底的内部人看,他们也许是在抢筹自家公司未来的高成长性。(上海证券报)

2019年,科创板炙手可热。如此香饽饽,也引来各路资本抢搭拟科创板IPO公司的末班车。

在注册制试点光耀下,在科创板出现破发时,曾经风靡一级市场的PRE-IPO(在IPO前突击入股)是不是销声匿迹了呢?

上证报梳理统计了最新的48份仍在科创板问询环节的公司招股书申报稿,发现突击入股案例不少。截至12月5日,上述48家冲刺科创板的公司中,有14家存在突击入股的现象,占比为29.2%。

现实及数据告诉我们,其实并没有!

何为突击入股?根据上交所相关规定,“申报前6个月内进行增资扩股的,新增股份的持有人应当承诺:新增股份自发行人完成增资扩股工商变更登记手续之日起锁定3年。”

上证报耗时两周,仔细翻阅及梳理统计了近50份仍在科创板赛道中冲刺的招股书申报稿,发现突击入股的现象不仅普遍,而且突击者成分复杂,入股动机多元。

锁定3年就是让突击入股者无法来去匆匆,赚不了快钱。但科创板IPO定价已经市场化,这些抢搭末班车的新增股东,如果临门一脚的成本过高,未来能否实现盈利退出,是个未知数。

截至12月5日,处于已受理和已问询环节的48家科创板申报公司中,有14家公司存在突击入股的现象,占比29.2%。

48家投资机构抢搭末班车

何谓突击入股?以企业申报IPO获受理前6个月为起点,这段时间内入股该公司者被称为突击入股。

上证报统计发现,上述14家科创板申报企业中,上交所受理前的半年内共新增了80名股东,其中机构投资者有48家。这些成功突击入股的机构中,不乏国资背景的知名机构。

根据3月24日发布的《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问答(二)》,上交所表示:“申报前6个月内进行增资扩股的,新增股份的持有人应当承诺:新增股份自发行人完成增资扩股工商变更登记手续之日起锁定3年。”

大基金旗下的聚源聚芯和芯动能,就突击入股了敏芯股份。5月,二者通过受让股份或增资认购的方式成为敏芯股份的新股东。据查,聚源聚芯和芯动能背后有着共同的合伙人——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

三年锁定期,快钱的可能性没了;注册制背景下,科创板新股发行定价市场化了,一二级市场的制度套利空间也小了。

敏芯股份获得大基金的加持,可谓两相得益。敏芯股份注册地在苏州,是一家以MEMS传感器研发与销售为主的半导体芯片设计公司,2016年至今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分别约为567万元、1314万元、5411万元和2943万元。而大基金是芯片产业链上最为财大气粗的国家级投资机构,一期规模1387亿元,二期近期刚注册成立,规模逾2000亿元,该机构先后在A股市场投资了20多家芯片产业链上的上市公司,多数浮盈丰厚。

那为何突击入股依然屡见不鲜?先看看谁还在玩突击模式。

九号智能也获得了知名投资机构的突击入股。

80个突击队员里

4月17日,九号智能冲刺科创板获上交所受理。在此21天前,先进制造产业投资基金麾下Future
Industry和Megacity就通过C轮可转债转股成为新股东。Future
Industry为先进制造境外投资主体;Megacity为京津冀产业协同发展投资基金的境外投资主体。同样手法,中国移动旗下中移创新基金的境外投资主体Bumblebee也通过可转债券转股成为新股东。

投资机构占了一半多

基金的强大背景是其抢到末班车车票的重要因素。天眼查股权穿透图显示,先进制造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国投创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财政部为最大出资人。

上证报统计发现,上述谈及的14家科创板申报企业中,上交所受理前的半年内共新增了80名股东,其中机构投资有48家(剔除员工持股平台)。这些成功突击的机构中,国资背景的机构还不少。

深创投也没有放过科创板突击入股。深创投携旗下基金红土丝路和红土智能,受让埃夫特员工持股平台——睿博投资的股份,成功入股埃夫特。

比如著名的“大基金”,也就是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旗下的聚源聚芯和芯动能,看到敏芯股份要冲刺科创板时,“芯动”了。5月,二者通过受让股份或增资认购的方式成为敏芯股份的新股东。

喜欢临门一脚的还有小米基金。6月份,该基金成功突击入股被誉为芯片设计产业“药明康德”的芯原股份。据上证报此前报道,小米基金还曾在科创板公司方邦股份招股书披露前15天的4月10日,以5000万元的总价格受让方邦股份3.33%股权,跻身方邦股份十大股东之列。

据查,敏芯股份是来自苏州的一家以MEMS传感器研发与销售为主的半导体芯片设计公司。公司2016年至今年上半年来实现净利润分别约为567万元、1314万元、5411万元和2943万元。创始人为李刚、胡维、梅嘉欣,均毕业于境内外顶尖高校。

自家员工“近水楼台先抢月”

九号智能也获得知名投资机构的突击入股,尽管其冲刺科创板速度不如人意。

既然有机构漏夜赶搭末班车,公司自家员工也“近水楼台先抢月”。

4月17日,九号智能冲刺科创板获上交所受理。在此21天前,颇有背景的先进制造产业投资基金,通过麾下Future
Industry和Megacity获取了九号智能新增股份,成为新股东。Future
Industry为先进制造境外投资主体;Megacity为京津冀产业协同发展投资基金的境外投资主体。

在这其中,又有九号智能的身影。3月31日,因九号智能部分员工的认股期权加速到期并行权,以及公司额外向员工发行限制性股票,员工持股平台Hctech
III成为公司新股东。招股书申报稿显示,Hctech
III持股2.32%,但拥有的表决权比例为5.41%。

21天!为何能如此精准获得筹码?答案很简单:他们是以C轮可转债转股方式,晋级而来。

上述股票期权行权价格和限制性股票的对价均为每股1美元,这更是大幅低于外部机构突击入股的价格。招股书申报稿显示,外部机构突击入股九号智能的价格为每股151.11元等值美元,按照当时的汇率折算为每股约22.5美元。

该基金强大背景是其获得“好东西”的重要因素:先进制造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国投创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财政部为最大出资人。

天智航的员工突击入股亦颇为可观。该公司从新三板终止挂牌后,发生了多次股权变动。今年4月,为激励员工,刚成立的员工持股平台——智汇德创以每股15元的价格,从先进制造基金和京津冀基金处受让460万股。一经成立,临门一脚跻身十大股东榜。目前智汇德创持有公司920万股,持股比例2.44%,刚好为公司第十大股东。

先进制造股权穿透图(局部)

科创板IPO末班车票贵否?

九号智能还有很牛的突击入股者——中移创新(中国移动旗下)。该基金的境外投资主体Bumblebee同样在3月通过可转债券转股成为九号智能新股东。

突击入股追求的是IPO的确定性和制度套利,但临门一脚的价格往往不菲。

让人稍感意外的是,本土创投老大——深创投,也没有缺席科创板的突击入股“剩宴”。深创投旗下基金红土丝路和红土智能,受让埃夫特员工持股平台——睿博投资的股份,成功突击入股埃夫特。

上述突击入股的机构成本如何?以被突击入股公司2018年盈利为测算依据,计算突击入股机构的入股成本高低:有6家企业突击入股时对应的2018年市盈率超过20倍。

喜欢临门一脚的还有小米基金。6月份,该基金成功突击入股被誉为芯片设计产业“药明康德”——芯原股份。另外,小米基金还曾在4月10日——科创板公司方邦股份招股书披露前15天,以5000万元的总价格受让方邦股份3.33%股权,跻身方邦股份十大股东之列。

最突出的是埃夫特。其临门一脚的价格,对应2018年市盈率超过580倍。为何如此之高?

自家员工也喜欢玩突击入股

埃夫特6月26日发布的招股书申报稿显示,报告期内,2018年才扭亏微盈,仅实现净利润266万元,基本每股收益0.02元。其今年4月新增的8位新股东,以每股11.7元入股,由此计算,其市盈率高达585倍。

既然有机构漏夜赶搭末班车,当然也不乏公司自家员工“近水楼台先抢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