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IMF驻华首席代表:毛外祖父价值评估合理,财政政策应先于货币政策

图片 1

国际货币基金(IMF)驻华代表处29日举办了中国2019年经济发展与政策问题的媒体研讨会。针对人民币汇率问题,IMF驻华代表表示,虽然外部形势导致汇率承压,但外汇储备仍然充足,没有明显干预迹象,人民币汇率符合基本面。界面新闻报导,IMF驻华首席代表席睿德(Alfred
Schipke)29日在北京表示,如中美贸易紧张局势升级,中国有必要进一步放松政策,特别是采取财政刺激和灵活的汇率政策来对沖关税产生的影响。具体来说,席睿德表示,财政方面,中央政府可通过
提高转移支付、进一步减税降费等手段来刺激经济。货币政策方面,鉴于中国较高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水准(大型银行为13.5%),中国人民银行可进一步降准,同时可考虑降低7天逆回购操作利率。「在不利情形下,应该允许人民币汇率贬值,发挥汇率应有的作用。但当市场失序时,监管当局也要实施必要的外汇干预措施。」席睿德说,比如,监管当局加强对外沟通,金融体系和政策框架做好准备应对波动程度更大的资本流动。此外,据路透报导,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最新报告称,7月人民币国际支付排名下降一位,成为第6大最活跃货币,此前保持8个月第5位;人民币国际支付市占从6月的1.99%下降至1.81%,创9个月新低。SWIFT表示,总体而言,人民币支付价值相比6月上升0.33%,而同期其他所有支付货币的支付价值则大幅上升9.72%;若排除欧元区内的国际支付排名,人民币7月仍然保持第8位,市占为1.12%,上月为1.28%。报告公布的资料并显示,主要货币的支付价值排名中,7月美元、欧元和英镑分别以40.01%、33.93%和6.98%的占比位居前3;日元和加元分别以3.63%、1.82%的占比排在第4至第5位,而澳元和港元分别以1.62%和1.50%的占比位列第7至第8位。关注“新海外”
海外资讯一手掌握声明:本页面内容,旨在为满足广大用户的信息需求而免费提供,并非广告服务性信息。页面所载内容,仅供用户参考和借鉴。

6月5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工作人员结束了对中国的2019年第四条款磋商访问,并在北京举行新闻发布会。随着外部不确定性加剧、全球经济动能趋弱,IMF小幅下调中国增速预测,预计中国2019年、2020年的经济增长率为6.2%和6.0%(分别较4月下调0.1个百分点)。

  新华社华盛顿3月31日电 专访:
中国债券纳入彭博巴克莱指数具有里程碑意义——访IMF驻华首席代表席睿德

尽管全球经济承压,但IMF认为,在关税维持现状不变、经济增长不显著放缓的状态下,中国到目前为止已宣布的经济刺激政策足以使经济增长在2019~2020年稳定下来。如若不然,有必要实行一些额外的放松政策。

  新华社记者高攀 熊茂伶

对于中国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走向,IMF有何建议?5月以来人民币承压,但美国财政部并未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目前IMF如何看待人民币估值?对此,第一财经记者专访了IMF驻华首席代表席睿德(Alfred
Schipke)。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驻华首席代表席睿德日前在华盛顿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今年4月起中国债券将被正式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这是继人民币纳入IMF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后,中国融入全球金融体系的又一重要里程碑。

图片 1

  席睿德说,人民币“入篮”已推动更多外国中央银行和主权财富基金增持人民币债券,“我们看到从2016年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到现在,外国央行持有的人民币资产大幅增长超过了100%”。

(左一为IMF驻华首席代表席睿德)

  IMF日前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去年第四季度,各经济体央行持有的人民币外汇储备资产达2027.9亿美元,占参与IMF官方外汇储备货币构成报告成员外储资产的1.89%,创IMF自2016年10月报告人民币储备资产以来的最高水平。

财政政策应先于货币政策

  席睿德指出,随着人民币的储备货币地位获得更多认可,世界上许多其他经济体的货币汇率开始追随人民币汇率同步波动,有迹象显示国际货币体系正朝着美元、欧元、人民币为基础的“三极”架构发展,这意味着对人民币债券的需求会继续增加。

IMF认为,当前中国的政策刺激幅度已经足够,席睿德对记者表示,如果外部不确定性继续加剧,那么第一道防线应该是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的确可以做一些边际贡献,但它由通胀等因素驱动,不应该是额外刺激政策的首要考量。”

  彭博公司今年初确认,以人民币计价的中国国债和政策性银行债券将从4月起被纳入彭博巴克莱全球综合指数,并在20个月内分步完成。被完全纳入全球综合指数后,以人民币计价的中国债券将成为这一指数内继以美元、欧元、日元计价之后的第四大货币债券。

对于既定的刺激政策,此前渣打做了相关分析,测算2019年实际的预算赤字率达6.5%,明显高于2018年的4.6%。因此,2019年预算安排为实现经济增长目标留下充裕空间,在与名义GDP增速相匹配的信贷增长支持下,财政刺激力度接近GDP的2%,在外部不确定性不变的背景下,保证6.0%~6.5%的经济增长应该绰绰有余。

  席睿德认为,中国债券纳入国际主要债券指数,将吸引外国投资者增加购买中国债券,推动海外资金流入中国市场,同时为全球投资者多元化资产配置提供了机遇,但也需要国内外决策者和投资者更好地了解中国债券市场的独特结构、投资机遇和发展未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